导航

房泽宇《梦潜重洋》(三十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网络 2020-02-25

周末愉快!

今天更新长篇科幻《梦潜重洋》的第30话~

前情提要:

在去往北角山的望雾堡里,被信仰冲晕头的阿利为妻子写下口信,告诉她在城堡中发生的一切。此刻的巡逻队已成为异教徒与他们对峙,他和他的朋友为了帮神获胜而成为了祭品。他们的献祭会起作用吗?马革本的巡逻队会被打败吗?

| 房泽宇 |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,时装摄影师。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,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。代表作《向前看》《青石游梦》。

梦潜重洋

三十 决战巡逻队

(全文约5600字,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。)

他脚尖像舞蹈家一般灵活,悄然无声地旋转,只是轻轻一跃,便跳过了倒在在地板上的半张破椅子,踩到另一头的碎瓶片上。碎片是用泥土烘制的,一触便成了粉末。粉蹭扬而起,揉着他哼唱的歌飘向走廊远处。那气喘吁吁的歌声中听不出是什么调调,可从节奏中能感觉到他此刻的愉悦。他就滑着步子,跳着自己乱编的舞步,在一堆杂物中穿行过去,活像只长着肥臀的鸟。最后一刻,他张开双手,伸展了个亮相,在一面由桌椅叠成的墙前停了下来。

“在里面祈祷吧!你们这帮废物!”他向那堆杂物喊着。

杂物墙缝隙织着缝隙,仿佛后面有什么在晃动,接着是一片鸦雀无声。

“胆小鬼们又怎么会敢出来?”渔夫靠在他身后的墙那儿讽刺道,他有力的双腿相交在一起,手指用力捏着关节。

“我倒要让他们看看我的模样!”

“桑象大人,可咱们该回去举行仪式了。”渔夫催促他。

桑象转过头,右脸上裸露出的血管微微一颤。他从怀中掏出小瓶,扭开瓶盖后将里面的气体吸进鼻子。接着,他那只没有眼皮的眼珠子翻了上去,像连上了筋一样,连同腰都向后一折,满是陶醉地仰头向上长吸了一口。

好一会儿,他才满足地挺回来,那看不到皮肤的脸上肌肉绷紧着,眼神中显示出一股贪婪的味道。

“我们还有多远了?”他问渔夫。

“早应该到了,但昨天的风让我们偏离了不少,可能还需要几天。”

“帆的方向没错,我想是你让它偏离的。”

渔夫点点头,“在到北角山之前,咱们得把该干的事儿干完。关于那儿的事儿,您认为我的计划怎么样?”

“非常好。”桑象说道。

“你想通了?”

“是的,那些人以前对我的嘲笑还记得呢,可你要怎么做?”

“抹了他们脖子?”

“不,这还要看她的意思。”桑象犹豫着又吸了一次那雾,眼神中再次放出些许光彩。“她真的不是藏在你手镯里,对吗?”桑象缩了缩肩膀问道。

“别听那家伙的胡言乱语。”渔夫摇摇头说,“不过也不能算全说错,不是诗迷雅在我手镯里,而是灵魂在这里面,我告诉过你了,是神的旨意。”

“如果是,那为什么不给我展示出来呢?我想她。”

“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出现。”

“那她什么时候想见我?我已经是神的人了,现在人们都听我的!我不是曾经的我了!让她来见我!”桑象挥着手臂大叫道。

“放松一点,我的朋友。”渔夫走过来,一手按住桑象的肩。“你要学着独立起来了,记得我教你过的吗?如果你看到她……我是说她的身体,你会怎么样?”

桑象不吭声。

“说吧,你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“杀掉她,我知道,可是……就不能把她的身体留下来吗?也许她的灵魂还能回去呢?”

“你想让她成为你的妻子。”渔夫直言不讳地说,“可她的灵魂也告诉过你是怎么回事了,对不对?她难道不是真心的?”

“是真的。”桑象回答道,“她的灵魂告诉我她的身体被魔鬼占据了,她感觉很痛苦,因为魔鬼藏在里面。我的确答应她了,会帮她把那具身体以及魔鬼一同消灭,可我不能只拥有她的灵魂。我拥有了一切,同样也应该拥有她的身体才对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,可恶的魔鬼。”渔夫也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但谁也没办法忤逆神的旨意,你既然喜欢她就得帮她办到。想想看,她那完美的身体里住着一头肮脏的魔鬼是种什么感受,多让人恶心。所以她的灵魂才向你哭诉。”

“她说她爱我。”

“你说过很多次了。”

“我永远也不会忘。”桑象点点头。他又如往常一样念叨起她的名字,神志分离似的。在吸过雾后他经常在幻觉与现实中来回穿梭,渐渐分不清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了。

与日渐疯狂的桑象不同,渔夫则变得更加冷血。在他看起来,躲进城堡的人都变成了虔诚的仆人,可有些人也只是表面。前不久一个人偷看到了他的行动,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用微型投影仪将诗迷雅的影像投射出来,从钥匙孔中射进桑象的房间里。那正是他让桑象吸雾的时候,桑象正处在极度的迷乱状态,对诗迷雅的立体影像毫不怀疑。那影像十分真实,位置和大小也与常人一般,更别说那声音也是诗迷雅本人的。这投影装置早已编好了她的声调,声音与影像完全同步。桑象并不知道世间有这种仪器,自然也对它无法怀疑。

但渔夫唯恐这玩意儿坏了,不轻易随便使用它。这东西只有中树才会修,核心部分则属于远古科技,那更是没人能理解的玩意儿。本来渔夫也想过自己来替代桑象,站在万人瞩目的位置上,可他觉得西角城土生土长的人可能更有说服力。再说桑象对机械很有一套,现在的大部分武器都是通过他的知识制作的,虽然只是一些简单又远古的弹射机,但这时候能派上用场。渔夫不想站的、得太过靠前,有些人心里会不服的。桑象正好可以成为挡箭牌,他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人们信奉为神。只要达到他的目的,这些都算不了什么,毕竟这些人早晚都要死在他手上。

可事情干多了难免露出马脚,前几天一个人将看到的秘密告诉了桑象,在桑象的质问下,渔夫不得不再编出一套诗迷雅的灵魂在手镯里的这种谎言。不过好在桑象已经被雾弄得神志不清醒了,他到最后竟也不再怀疑。为了能控制桑象,渔夫为他编织了一个个美梦,他让诗迷雅的投影进入到桑象的房间,向他倾诉自己的悲伤。他不仅利用了感情,也操纵了肉欲。几次诗迷雅的幻影对着桑象解下衣扣,裸露在他面前,其实那身体只是计算出来的,但却相当完美。这让桑象发疯了,他自己也不情愿怀疑她是假的,不然他的情感再无处可寄托了。

至于那个泄密的人,渔夫拷问了他。手段并不残忍,一小瓶雾就足够了,那人很快在神圣的幻觉中全盘吐出。他告诉渔夫这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,而秘密也没有散播出去。当渔夫得知这一点后,他宽恕了这个人,其方法是,今天就让他的灵魂升天。

西角城的人都要死。对于渔夫来说,无论是泄密者,归顺者还是在北角山逃亡的人,只要是西角城的人全都有罪。渔夫早在酒精的熏陶中摸索出了这一点。西角城的人是敌人的后代,在远古之战中他们的祖先几乎将南烟市人民的祖先消灭殆尽,而这正好是复杂、混乱、容易下手的时刻。他在复仇的路上已无法再停下脚步,整个西角城覆灭于他手,而他还要让这里的人全部死尽,但时间还未到。他还有夙愿:找到远古的那艘巨舰,它才是胜利的标志,替祖先们夺回本应该拥有的东西是他的梦想。

科技的复苏对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,复仇才是。科技只不过是他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和工具而已。

桑象的意识已任由诗迷雅的幻影所左右了,但相对于对桑象的控制,渔夫更担心南烟市那边。通信忽然中断了,那边的人没再联系他。他明白诗迷雅身上的秘密还没有解开,任何意外还有可能。如果有一天诗迷雅再次出现在这里,桑象会不会清醒了呢?渔夫不能失去对他的掌控,所以必须要让桑象相信诗迷雅的肉体已经死了。如果再见到她,那里面是魔鬼的灵魂。他用诗迷雅的投影一直向桑象传递这个信息,如果再次见到她,就毁灭她的肉体,别为此而犹豫。

桑象已完全沉溺在了被人侍奉的感觉中。他们很相似,桑象也有一颗复仇的心,只不过从前他那懦弱的性格使自己没有察觉出来。他恨曾经欺负过他的人,现在他的心膨胀了,被人们的拥护所迷乱了,于是他才开始复仇,找到那些人,让他们成为祭品,把他们的灵魂奉献给神明。

渔夫内心并不信这一套,但他相信恐怖是一种管理的方式,而且正是他擅长的方式。他蛊惑桑象,让他不必仁慈,桑象对他的话言听计从,好在是这样。渔夫的手段不止这些,他同时在观察桑象的态度。如果他的心出现了其它的变化,那么……渔夫摸了摸怀中的东西,至少他还有一把枪。

不过现在敌人也清晰明确,唯一能够撼动的他的便是马革本这帮人。马革本很难对付,他的手下对他忠心不二,这些人也是战斗的好手,几乎霸占了城堡第四层的一半。不到一天时间这些人就做好了防御工事,看起来这些杂物没什么出奇的,空隙却留得恰到好处。这些孔洞后面实际埋伏着一些人,蹲在几张板子后面,虽然他们没有出声,可渔夫知道一旦靠近那些洞口就会伸出刺枪了。但这防御体并不是牢不可破,所有人一同冲上去对方也拿不出办法。可现在要保存实力,上一次试探已经折损了几个人,之后还要去北角山对付那边的人,更别说诗迷雅没准也会再次出现。

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他和桑象一前一后地走上楼梯。一楼大厅安静无声,其实人们早已列队整齐,他们从早饭后就来集合了。这些人已经变得非常虔诚,整齐地排成几队,没有一个人出声。他们的神采仿佛是神战士,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刀。大家知道今天要有一场与巡逻队的决战了,有人会活下来,也有人会死,不过生死对于他们来说变得并没有那么重要。他们觉得这是在积福,在赎罪,这些人期盼得到神的认可,而死亡正是一种得到认可的方式。

这次的祭祀和以往的不太一样,曾经的只是为了过程,而这次则要结果了。那两个人站在倒下的雕像上,因为吸过雾而变得神志不清。桑象走到那后,有人跪下让他踩着爬上雕像,桑象已经习惯这个了,他不介意自己的身体压在他们背上。随后渔夫也踩上去了,两人站好后,下面的人一同跪下。

仪式开始了,桑象按照渔夫所教过他的东西背颂,那些颂词是渔夫临时编的,不是特别通顺,但也够用了。他们的教会名叫科技复苏,渔夫喜欢这种讽刺感。当年就是因为科技是否使用的问题上产生战争,下面这些人全是反对科技那些人的后代,而现在他们反而成了拥护科技的信徒。科技复苏教义是让人们抛弃愚昧,但它并不鼓励思考;思考是叛逆的,是不敬神的。而所谓科技是神的恩赐,科技也应该掌握在神的手中,这一点他和中树的想法就很不一样了。

但在苦难之中,科技不科技的对这些痛苦中的人并产生不了太大作用。他们相信的只是神,为了摆脱痛苦,神说什么就是什么,神要求他们怎么做就怎么做。桑象挥了挥手,几个拿着布袋的人走下去,将装满雾的瓶子分发了下去。这些瓶子中的雾没有经中树处理过,将会产生非常强大的副作用,只不过一时还不会那么快发作,它现在的作用是产生宗教感的幻觉。

这些人都吸过雾,他们对雾的致幻效果相当迷恋。当瓶子发到他们手中,就像接过一件宝贝一样,全手捧住。只有在特殊的仪式上才能吸到这些雾,虽然雾就在窗外,可没人去那儿吸。在他们看来神给予的是不一样的。虽然它们本质相同,但只要是经过了神的手,死亡之雾就会变成神圣之雾。

雕像像上站着的那两人也得到了如此荣誉,他们的眼神中已放出了四彩的光感。早先的时候,他们已经吸食了很多,现在嘴唇已经发粘了。这是副作用的先兆,用不了几天他们的皮肤就会逐渐出现融解现象。可他们等不到那时候了,桑象检查了挂在他们身上的晶石炸弹,每个人左右和胸前各一颗。

“享用神的礼物吧。”桑象告诉他们。

他们听着听着就流下了眼泪,可能是因为感动,也可能是由于幻觉,两个人昂头挺着胸,大声呼唤起桑象的名字。其他人也照做了,将瓶口对准了鼻子。这一刻,所有人都陷入了幻觉中,基因试剂的副作用立刻显现,他们像看到了某道光,恍惚地站起来,手向那摸探着。

“此时此刻,异教徒们将迎来他们的惩罚,地狱等着他们呢!”渔夫做了最后的总结,他不想多说什么了,那热烈的欢呼声也不想再听下去了,时间和机会让他有种焦虑,繁琐的过程就让它们离去吧。他拍了拍那两人的肩膀,他们挂着一身的炸弹跳下台去。人们簇拥而上,挤在两人的身后。

“去完成你们的使命!”桑象一手指向楼梯。

那两人各自接过了点火器,没有一丝迟疑地冲上楼去了。

在他们在楼梯消失的那一刻开始,大厅便安静下来,人们静听着脚步声奔跑而去。嘴中细小的祈祷声如碎碎虫语,渔夫的心痒痒着,把枪提在了手上。

终于,虽然人们都有所准备,可忽然响起的爆炸声还是让他们惊叫起来。晶石炸弹释放的能量让整个城堡都颤动了。又是一声,比前一次更响,每件物件都蜂鸣着与那巨响呼应,城堡开始摇晃,惊叫变成了欢呼。

“冲!”渔夫大叫了一声。

人们纷纷抽出刀,战争终于打响了,疯狂指引着他们,让人们冲进那硝烟的迷雾。那两人奉献了自己,用身体当作武器,在防御墙那儿点燃了身上的炸弹。此刻他俩已经变成粉末了,滚滚的浓烟中四层的那堆杂物墙已不复存在,火苗在两边燃烧着,四扇门也被炸得稀碎,全都是碎物。人们踏过那里,向巡逻队的窝藏处冲了过去。

渔夫和桑象混在人群中冲向那儿,对于渔夫来说他不可错过这复仇的机会。在他看来冲向前的只有他一人,带着满满的仇恨,他必将愤怒发泄在此处。

巡逻队出现了,不知道还剩了几人,这些人躲在门后面,满脸是血地嚎叫着。马革本在他们其中,他如同一只困兽,像个寻常的士兵那样站在最前线抵抗。他的嘴唇在蠕动,似乎是想说些什么,想辩解些什么。可始终没有挤出一个字,所有的解释都变得多余,只有手中的刀还能呼喊。那些往日受他保护的人此刻全都想要了他的命,他可能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,所以那把刀又变得锋利起来。

狭小的走廊如同蒸笼般热闹,鲜血与硝烟仿如艺术家手中的画笔,点染在人类最后这点愤怒上。人潮是一股力量,混合着信仰与无畏,人的肉体便是盾牌。忍受着疼痛继续向前,他们并没有战士的技巧,如坠向海面的螺锥鸟,只是单纯地将生命奉献。

而巡逻队则坚守着最后这片阵地,在这片被炸得支离破碎的走廊上,两边的墙都碎裂了,它再不是一处可防御的好地方,它更像是坟墓,埋藏迷茫中的人。

渔夫贴着这道墙靠近那扇伸出刀锋的门,只往外凑出一步,嘴里便喊道:“倒下!倒下!”

他展示出了神力,在他手上那柄枪响了,子弹呼啸而去,击打在那片刀海的后方。人们惊异地看到巡逻队的那些人就像被魔法击中一样,他们当然看不到子弹,也无法理解子弹,只是觉得渔夫就这样一指,那些人就真的倒下了。

科技的武器冷冰冰的,不给人一点思考。这信仰中的愤怒还没有发泄干净,而战斗就这样结束了。人们挥着刀冲了进去,把他们架出来,高高举起,就像举着旗子。马革本就在其中,他身上每一处都扒着几只手,像魔鬼的触角。他不再挣扎了,只呆呆地看着上方,依然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“先别杀他。”渔夫将枪放回怀中,对他来说复仇刚刚开始,他的仇敌遍布于身边,就是这些正在拥护着他的人。

他斜眼看了看,这本在算计之中,由于这是最高的一层,即使炸弹将这炸塌也没什么问题。但他发现这墙却并没有完全塌开,只不过墙皮开裂,纷纷掉落而矣。

而当渔夫再仔细看下去的时候,他忽然愣住了,在墙皮之下裸露出来的可并不是什么砖石,而是反着光的一片银白。

他忽然意识到这是金属。这墙的内部,是金属做成的。

(未完待续)

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众号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号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号等

责编 | 康尽欢



声明:内容来自搜狐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如果需要删除请联系站长;


雅博网址
“家教杂说”之六十五:《孩子从事家务劳动“付酬”好不好?》 我也想壮成这样! 积木育儿:女儿 11 岁了,洗完澡还裸着出来:比起性教育,这件事的危害更可怕 贾静雯穿白裙装清纯?勒的小腹很凸出,体型身材都是一副大妈样! 这两样宝宝用品,孩子一岁之前基本用不上,孕妈别着急买哦! 萧亚轩与小16岁男友直播接吻上热搜:只要心自由,鲜肉一直有! 你有痛经?先纠正维生素D缺乏,效果出奇的好! 新生儿护理的几个小技巧,每个新手妈妈都用得上! 没脖子、仪态差 李兰迪被吐槽 前途多好的她被自己毁了? 孕期准妈妈可以喝淡绿茶吗? 冬季穿来穿去都是毛衣与卫衣?5个打破沉闷的穿搭技巧! 宝宝第一次见非洲小朋友,“怀疑”的眼神笑翻网友:我是谁,我在哪? 三天排便一次,一天排便三次,哪个危害更大?医生来解释 懂小姐 | 美女,喜欢天然保养品吗?要命的那一种 女儿被赞高级脸,小S不服气跟女儿比高低, 拍照位置露出小心机 美人计 | 为啥要找霉霉演《猫》? 49岁俞飞鸿,这气质从哪来的 怀孕也要抓准时机,赶在这四个时间怀上,对孕妈和宝宝都有好处

ǚ中档商场童装装修图ǚ,ǚ马耳他国际学校学费ǚ,ǚ北京4月4日天气情况ǚ,ǚ广州有什么航空学校ǚ,ǚ精品女装 品牌ǚ,ǚ淘宝顶红包软件ǚ,ǚ镇江装饰装修项目经理ǚ,ǚ百度英语在线翻译译ǚ,ǚ医疗设备租赁税率ǚ,ǚ蜂蜜柚子茶 月经ǚ,ǚ都市yy爱情小说ǚ,ǚ重庆渝北区美食团购ǚ,ǚ十大经典韩国dj歌曲ǚ,ǚ热血传奇官方背景故事ǚ,ǚ很老韩国电视剧有哪些ǚ,ǚ手机音乐djǚ,ǚ剑灵故事情节视频ǚ,ǚ关于环保节约手抄报ǚ,ǚ身边的风景议论文高中ǚ,ǚ电影网1905ǚ,ǚ柿子醋和蜂蜜一起喝有什么功效ǚ,ǚ幼儿环保手工制作图片欣赏ǚ,ǚ北海舰队唐山战友群ǚ,ǚ开机密码 注册表ǚ,ǚ广东环保设备破碎机ǚ,ǚ孕妇可以吃柠檬百香果蜂蜜水吗ǚ,ǚ3分钟的名人励志故事ǚ,ǚ吉林省2019年高考成绩表ǚ,ǚ国粮仓储设备ǚ,ǚ不讲诚信的寓言故事ǚ,ǚ小粒女装新款秋装长袖连衣裙ǚ,ǚkatino手表价格ǚ,ǚ安全员先进个人推荐表ǚ,ǚ蜂蜜金桔的作用ǚ,ǚ碳素搅拌设备ǚ,ǚ电子设备入网管理ǚ,ǚ奥森购物中心美食街ǚ,ǚ北京国际学校分哪几种ǚ,ǚ嘉声音响设备ǚ,ǚ重庆鲁能星城美食ǚ,ǚ广州摄影培训学校在哪ǚ,ǚ造纸包装设备ǚ,ǚ压力表属于特种设备么ǚ,ǚ校园环保志愿者活动总结ǚ,ǚ雨后小故事 动态图大全ǚ,ǚ怪异公园之恐怖故事ǚ,ǚ阿坝州空气能热水器ǚ,ǚ新能源产业意思ǚ,ǚ林师傅在首尔 电视剧ǚ,ǚ雨后小故事电影播放ǚ,ǚ六年级议论文作文教案ǚ,ǚ2017 石头埠 潮汐表ǚ,ǚ消防设备管理登记卡ǚ,ǚ胎教宝宝故事下载ǚ,ǚ沧县环保局环评批复最新ǚ,ǚ国外印刷设备ǚ,ǚ兰花草蜂蜜的作用ǚ,ǚ香港荷里活广场美食ǚ,ǚ伦理片推荐电影网迅雷ǚ,ǚ成龙的新警察故事演员表ǚ,ǚ江苏三信环保ǚ,ǚ新警察的故事国语版ǚ,ǚ美女公主的故事大全ǚ,ǚ免费小说帝皇神医弃妃ǚ,ǚ资源管理器是硬件设备吗ǚ,ǚ关于中学生环保意识ǚ,ǚ诸葛青云武侠小说全集下载ǚ,ǚ有关人生哲理的小故事ǚ,ǚ小芳乱小说全集ǚ,ǚ热播电视剧笑傲江湖ǚ,ǚ电影天堂沙发ǚ,ǚ长裤女装2012新款ǚ,ǚ男扮女装 女扮男装ǚ,ǚ机械车位设备租赁ǚ,ǚ睡前故事文字版睡衣小英雄ǚ,ǚ淘宝联盟 退运费 返利ǚ,ǚ美食图片及介绍ǚ,ǚ扮猪吃老虎的穿越小说ǚ,ǚ黄觉所有主演的电视剧ǚ,ǚ江苏医学高等专科学校能否专升本ǚ,ǚ吴彦祖阿祖新警察故事ǚ,ǚ小说在线收听ǚ,ǚ讲红色故事演讲稿ǚ,ǚ东莞虎门天气有台风吗ǚ,ǚ制冷设备有限公司 空调ǚ,ǚ冰雪奇缘故事在线听ǚ,ǚ美食城创意宣传语ǚ,ǚ黑蜂医用冷敷贴功效ǚ,ǚ日本漂亮小护士电影ǚ,ǚ追捕电视剧ǚ,ǚ衡水干洗设备ǚ,ǚ女装秋装新款时装ǚ,ǚ农村节能取暖设备ǚ,ǚ潍坊纯净水设备厂ǚ,ǚ书香小说txtǚ,ǚ有深度的诚信童话故事ǚ,ǚ有关理想的名人名言ǚ,ǚ飘花电影网官网ǚ,ǚ车载dj舞曲免费下载ǚ,ǚ环保小知识作文ǚ,ǚ好的摄影培训学校ǚ,ǚ中老年特价品牌女装ǚ,ǚ淘宝卖家如何快速加粉ǚ,ǚ室内儿童综合游乐设备ǚ,ǚ数学科技小故事ǚ,ǚ酒店装修总包合同ǚ,ǚ新警察故事 奇艺ǚ,ǚ河北太阳能采暖设备价格ǚ,ǚ恐怖小说推荐ǚ,ǚ好看的电影或者电视剧推荐ǚ,ǚ快手达到什么程度可以直播ǚ,ǚ上海喷漆房废气处理设备ǚ,ǚ厦门的天气预报30天ǚ,ǚ好看经典的童话故事电影ǚ,ǚ女人看男视力表ǚ,ǚ画廊店门面装修效果图ǚ,ǚ浪琴手表每天慢20秒有事吗ǚ,ǚ防水手表维修ǚ,ǚ成都琴台路美食ǚ,ǚ童话故事在线连续听ǚ,ǚ佛本是道小说全集ǚ,ǚ2016年国考河北职位表ǚ,ǚ萧山有ck手表专卖店吗ǚ,ǚ千水言情小说在线阅读ǚ,ǚ经典老片武侠电视剧ǚ,ǚ我与学生教育故事ǚ,ǚ雷达手表镜面价格ǚ,ǚ电子小说全集免费下载ǚ,ǚ淘宝天猫好店名店ǚ,ǚ十大台湾经典电影ǚ,ǚ淘宝怎么上产品图片ǚ,ǚ姚迪北京爱情故事ǚ,ǚ蜂蜜柚子茶 养胃ǚ,ǚ泰式料理招牌菜ǚ,ǚ天天向上 王诗龄课程表ǚ,ǚ合肥电影院求婚ǚ,ǚ杭州杭派精品女装批发市场ǚ,ǚ白瘕风能治疗好吗ǚ,ǚ异尚化妆摄影学校ǚ,ǚ南宁26中附近的酒店ǚ,ǚ中国神话故事第二章ǚ,ǚ新乡市风光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ǚ,ǚ成功人士 创业故事ǚ,ǚ江苏省环保督察组江阴ǚ,ǚ工业反渗透设备厂家ǚ,ǚ历史小故事精选大全ǚ,ǚ光阴的故事 swfǚ,ǚ张之南的传奇故事ǚ,ǚ香火电影票房ǚ,ǚ泰国电视剧国语版全集路边新娘ǚ,ǚ批发女装 美瞳招代理ǚ,ǚ性感dj舞曲视频电音ǚ,ǚ石家庄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排名ǚ,ǚ英语 在线翻译ǚ,ǚ金融学小论文选题ǚ,ǚ精工手表修理店ǚ,ǚ广西玉林西街美食攻略ǚ,ǚ欧美女装店淘宝ǚ,ǚ精工具有6r机芯的手表ǚ,ǚ抖音里面有一首这一刻ǚ,ǚ香港动作片电视剧ǚ,ǚ蔻驰女装连衣裙ǚ,ǚ杭州美食攻略2013ǚ,ǚ潮流前线女装批发ǚ,ǚ兰州国宇通讯设备有限公司ǚ,ǚ宝丰县今日天气人ǚ,ǚ波兰语在线翻译ǚ,ǚ东莞太阳能热水器ǚ,ǚ去除网页上淘宝广告ǚ,ǚie主页修改注册表仍ǚ,ǚ奠基仪式设备租赁ǚ,ǚ中国教学仪器设备总公司ǚ,ǚ东田美容美发学校ǚ,ǚ拼音的大写字母表及读法ǚ,ǚ行星搅拌设备ǚ,ǚ巨乳美女dj打碟现场ǚ,ǚ班级成绩表 excel模板ǚ,ǚ鱼火锅的故事ǚ,ǚ炊事班的故事第1季视频ǚ,ǚ儿童舞蹈学校的宣传语ǚ,ǚ最好的污水处理设备ǚ,ǚ日料招牌菜ǚ,ǚ阿炳的故事ǚ,ǚ淘宝商家给卖家差评ǚ,ǚ江苏张家港环保局电话ǚ,ǚ名人励志简短故事ǚ,ǚ环保节能科幻画初中ǚ,ǚ有关友谊的高中议论文ǚ,ǚ怪盗基德的qq偷菜ǚ,ǚ装修隐蔽工程验收标准ǚ,ǚ厂里安全环保标语ǚ,ǚ赵雷的画背后的故事ǚ,ǚ黄海标高潮汐表ǚ,ǚ割肉相啖寓言故事ǚ,ǚ淘宝网服务中心ǚ,ǚ室内装修电话营销技巧ǚ,ǚ喝蜂蜜白醋减肥靠谱么ǚ,ǚ爱情微电影 她说ǚ,ǚ动人的读书故事ǚ,ǚ大明星的龙套ǚ,ǚ传祺新能源车ge3价格ǚ,ǚ淄博干洗店设备ǚ,ǚ林师傅最新电视剧ǚ,ǚ淘宝网官网主页ǚ,ǚ桂林市那家装修公司好ǚ,ǚ编一个月亮的童话故事ǚ,ǚ在这过程中英文翻译ǚ,ǚ蜂蜜吃多了会有副作用吗ǚ,ǚ流亭机场大巴时刻表ǚ,ǚ廊坊干洗店设备ǚ,ǚ寒战2 电影票房吧ǚ,ǚ天气预报一周温州ǚ,ǚ酒吧蓝调慢摇djǚ,ǚ手机电影iomvǚ,ǚ幼儿园入园体检表怎么填ǚ,ǚ依波表南京售后ǚ,ǚ空心菜 苋菜ǚ,ǚpps怎么下载电视剧啊ǚ,ǚ扭矩数据表范本ǚ,ǚ湖南宁乡县天气ǚ,ǚ淘宝冬季新款女装ǚ,ǚ黄家驹所有歌曲串烧djǚ,ǚ印度电影国语版百度ǚ,ǚ医院仪器设备管理规定ǚ,ǚ风筝电视剧免费网站ǚ,ǚ家用除尘设备图片ǚ,ǚ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好吗ǚ,ǚ有什么好看的华语电影推荐ǚ,

雅博平台
渔夫摇摇头说,“不过也不能算全说错,不是诗迷雅在我手镯里,而是灵魂在这里面,我告诉过你了,是神的旨意。”渔夫直言不讳地说,“可她的灵魂也告诉过你是怎么回事了,对不对?桑象回答道,“她的灵魂告诉我她的身体被魔鬼…
中国新闻网是知名的【主关键词】网站,也是全球互联网中文新闻资讯最重要的原创内容供应商之一。依托中新社遍布全球的采编网络,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,快速、准确地提供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。在【次关键词】方面,中新网动态新闻及时准确,解释性报道角度独特,稿件被国内外网络媒体大量转载。
国际新闻
进入国际频道
最新发布
文化导航
首页|网站地图|网站地图